百年红色家书 | 农民将军 布衣本色
发布时间: 2021-10-8 9:51:54 整理发布: 机关纪委 点击: 844

百年红色家书 | 农民将军 布衣本色

 

他一生忠于党、忠于人民,忠于马列主义,把毕生精力贡献给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,邓小平曾评价他“是一位具有特殊性格、特殊经历、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。”

他是许世友,1905年出生于河南新县,开国上将,传奇将军,1985年10月逝世后归葬家乡,永远长眠于大别山脚下。将军戎马一生,曾7次参加敢死队,5次担任大刀敢死队队长,战功赫赫,百死一生。“活着尽忠,死后尽孝”的故事感人至深,家信中,字里行间体现的节俭和为民情怀催人泪目。
交代后事的书信
许光:
家里一切都好吧。我给你邮去二百元钱,过两天你就收到了,收到钱后,来信告诉我。
去年,我写信告诉你,让你做棺材的事,不知怎么样了,棺材不要做的太好,比一般的老百姓做的棺材要差一些才行,防止人家提意见。做的太好了,老百姓看到会讲话的。
说到做棺材的事,你们也不要担心,我的身体还是很好的,这个月的上个月中旬我到上海华东医院检查一次身体,检查结果,比去年检查情况还好,所以请你们放心,不要挂念。
我现在南京,一切都很好,等你收到钱后 ,就来信告诉我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许世友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九八0年十一月十六日
这是许世友将军写给老家新县的大儿子许光的信,具体是给儿子交代自己的后事。前面还有一封信邮寄了50元钱,这次又邮寄去200元,为做棺材一共邮去250元。不愿让棺材做得比百姓好,怕人家提意见。信中是将军一生节俭和为民情怀的具体体现。许光收到信件和50块钱后,开始着手办理,请来一位老木匠,为许世友打了一口棺材。事情完成后,许光写信给父亲,请他回来验收。当时许世友正在指挥对越自卫反击战,回信告知如果不战死就回去,战死了就用这口棺材,不用验收了。
别墅里“种田”
将军出身贫苦农家,尝尽了生活苦楚,知道每一粒粮食都来之不易,终其一生都保持着劳动人民艰苦奋斗、勤俭朴素的本色。他经常告诫身边人:任何时候都不能忘本,都要牢记自己是人民群众的一份子,我们从群众中来,最终还是要回到群众中去。许世友不光教导身边人,自己更是身体力行,给身边人树立良好的榜样,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农民将军。
1973年,许世友任广州军区司令员、党委第一书记。甫一到达广州“留园7号”,便将这里打造成一个“生态园”,要养鸡、养鱼、养鸽子、种菜……他把所有工作人员叫到一起:“楼后的竹林圈起来养鸡,水里面养鱼,草坪开出来种菜,楼顶上搭棚养鸽子,就这么定了,你们抓紧行动。”于是,所有工作人员加上军区警卫营的一个警卫班,木耙、铁锹、镐头齐上阵,开始了轰轰烈烈的“垦荒”运动,原来的院子里很快就变成了三分良田,路两边的地也开垦出来,准备种地瓜、玉米、高粱、黄豆等。因为许世友“治菜”严格,他的菜地里一根杂草也找不到,因为养分充足,灌溉及时,很快就迎来了累累硕果,自给自足绰绰有余,剩下的就大筐大筐地送人,军区首长、警卫连都享受了他们的劳动果实。
对于鸡的饲喂,许世友还亲自示范如何将吃剩的骨头敲碎拌进饲料,每天要喂一次青菜等等。在将军的悉心照料下,他养的鸡个个精神焕发,生的蛋个头也很大。许世友养鸡的事后来越传越神,慕名前来参观的人越来越多,还有人联系买鸡蛋。对于来买鸡蛋的,许世友制定了土政策:“一定要问清楚,如果买鸡蛋用来吃,多少钱也不卖,如果是用来孵小鸡的,无偿奉送。”
提到种菜养鸡和将军的身份之差,许世友不屑一顾,他说参加劳动既能保持本色,又能锻炼身体,还能有所收获,是快乐的享受。
躬行节俭,将军保持了一生,也践行了一生。
自制“土茅台”
将军一生艰苦而朴素,严格自律,在生活上绝不铺张浪费,但嗜好喝酒,尤喜茅台。将军喝酒向来公私分明,凡是因公宴请、招待用的酒,都由保管员保管,平时自己喝的、私人宴会上的酒,都是自己买的,由自己保存,并且立下了"战时三不喝"的规定:第一,在战前部署兵力研究战术的时候不喝酒。第二,指挥部队打仗时不喝酒。第三,如果打了败仗,许世友也不喝酒。但是,因为茅台酒价格太贵,将军消费不起,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将军身边的工作人员绞尽了脑汁,想到了一个“偷梁换柱”的好办法,他们请来了一个酿酒经验丰富的老师傅,让他配置出一种窖香型的普通白酒,这种白酒与茅台酒的味道十分相似。然后,把这种酒装在以前喝过的茅台酒的瓶子里,取了一个俏皮的名字做“土茅台”。直至辞世,将军喝的都是这个“土茅台”,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保守这个“小秘密”,将军也从未点破。许世友去世后,为了满足其生前唯一喝酒的嗜好,很多来将军墓地瞻仰的人,都为将军敬酒,所以将军墓前茅台酒瓶一年比一年多,都堆积成山了。
永远的战士
1958年,许世友作为南京军区司令员,身穿士兵服,来到海防前线某步兵六连七班当兵。许世友在班务会上说:“这次到七班来当个老兵,希望同志们多帮助我。共产党员嘛,能上能下,能官能兵。”开始,战士们称许世友为许同志,后来称老许同志,最后索性叫老许,个别爱开玩笑的战士甚至叫起许老头子了。许世友不当“特殊的兵”,以普通士兵的身份和战士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、同操练。连里组织劳动,许世友去山边参加积肥。山很陡,大家不让许世友挑担子,可许世友一把抢过了一条,说:“上山挑担子我最有经验。年轻时我挑过二百多斤粮,走三十里路,还翻一座大山。”说着,让战士往筐里加满碎草和土。许世友挑起担子走下陡峭的山坡,扁担在肩上吱吱嘎嘎响。下午修水库,年轻人早把扁担抢光了,许世友就两手提着两筐土,直奔大堤,和许多年轻战士干在一起。下连队当兵回来之后,许世友专门给七班同志写了一封信,谈了他一个月来当兵的感受,并称自己“永远是七班的战士”。
“老乡们,我的一家都是农民,我永远都是农民的儿子,永远都会为人民和劳苦大众服务。”这是1958年许世友回乡探母时,对前来看望他的乡亲们说的话。今天读来,仍然有着现实的启示意义。